主页 > N生活报 >找回镜头下的反抗与温柔:大岛渚导演逝世满週年札记 >

找回镜头下的反抗与温柔:大岛渚导演逝世满週年札记
2020-07-11

大岛渚导演在1月15日逝世满一周年了,当天日本电视台特别製作并播出了纪念专辑「大岛渚:给电视的遗言」纪念这位日本战后映画界中最伟大的导演。

找回镜头下的反抗与温柔:大岛渚导演逝世满週年札记

片中播放1963年大岛渚导演拍摄的第一支纪录片「忘れられた皇军」(被遗忘的皇军),描述一群曾经被日本政府送上战场而负伤伤残的在日朝鲜人老兵,四处向国家陈情请求给与补偿、以及他们生日常的生命故事。

找回镜头下的反抗与温柔:大岛渚导演逝世满週年札记

这是大岛渚年轻时代的记录片作品,在昭和年间的黑白镜头下、失去双眼、肢体残缺的在日韩国人老兵,步履蹒跚的往来街头、国会、首相官邸、乃至皇居陈情,却遭到日本政府以在日朝鲜人已不具有日本国籍为由,而拒绝给予因二战成残的老兵补偿而沦落市井街头。

纪录片不断交错着苟延残喘地存活在日本社会最底层的残疾在日朝鲜人老兵的日常生活,时而聚在一起饮酒、豪迈悲壮地唱着出征时的日本军歌。时而回想逝去的同袍与自身悲惨的人生而放声大哭,时而激烈争吵,因为对于对国家陈情抗议的路线、以及屡遭政府拒绝乃至日本社会歧视与嘲讽甚至仇恨的失意......

一名失去双眼的老兵在述说着遭遇与回忆时,从凹陷的眼眶深处,泌出潺潺的泪水,这一幕「没有眼睛的眼泪」的画面,在电视在日本开播三年后,首次震撼了整个日本社会......

找回镜头下的反抗与温柔:大岛渚导演逝世满週年札记

「我要让我的画面深刻的刺痛日本人的心胸」大岛导演在成名后的访问中如是说,正如同这部黑白记录片片尾留下的激昂的旁白般,不断地複数着那句话一般

「各位,这样对了吗,日本人阿,这样对了吗?」

伴随着画面中老兵没有眼睛的眼泪,一句句地直接刺进、敲打观众的心灵深处,那是终战后第十八年,一个日本甫告别战争重创而百业复兴、经济起飞的年代,也是一个国家与国民自我们都不断地说服自己快快遗忘过去的年代......

大岛渚导演崛起了,他透过镜头站在弱势者的身边,他亲身参与学生运动、反安保斗争,头带钢盔执摄影机,与手持汽油弹与竹竿学生与劳工们一同冲向镇暴警察的人群中。

这位毕业于京都大学,成为日本映画界极为知名导演的愤怒青年,以《青春残酷物语》、《日本夜与雾》、《绞死刑》以及《感官世界》等数十部作品享誉世界影坛,在他的镜头下永远充满着对国家权力的愤怒与批判,却永远对受到国家权力残害的弱小人民充满的无限的温柔。

找回镜头下的反抗与温柔:大岛渚导演逝世满週年札记

这样的意识形成,来自于大岛渚导演少年时期亲身的战争经历。战时还是中学生的大岛渚,一生永远无法忘怀在终战前夕,学校师长不断着教导孩子们「如果美军登陆日本本岛,你们就要集体切腹自杀」

孩子们甚至在学校被不断地被教导与演练如何切腹自杀、以及如何帮助切腹的同伴解脱——那样深刻的生命经历,使大岛导演成为一个国家的不信者、国家的批判者,并终其一生不曾改变......

大岛导演在晚年时,目睹今日日本民族主义的再度崛起,特别是出生成长于富裕的八零年代,却共同经历日本的经济与国力伴随中国与韩国崛起而下降、更在非典型劳动的苦境里充满茫然的青年世代中日渐高张的民族主义情绪。而他更忧心的是,整个国家的媒体与电影产业日渐单一的价值论述,日本人从电视与映画中,不再看的到多元的视角,整个媒体圈好像再度成为国家的御用工具般,将这一代日本人型塑成价值单一的群体......

因此大岛导演在过世前不断的交代后辈的电视与映画工作者,必须要用所有的力气保存媒体的多元性,他说「哪怕八成的国民已经被国家塑造的价值所掌控,我们要用力用镜头保存剩下的两成,永怀批判与自由的信念,作为改变这个国家的关键力量。」

这,就是一代导演大岛渚留给电视的遗言。

古城京都历经昨晚一夜大雪,伴随晨曦中展开一片雪白世界,从京大图书馆的窗户向外望去,西部讲堂古老的黑色的屋瓦覆盖了一片雪白,那是京大的学生社团中心、日本摇滚乐发源之地、也是青年导演大岛渚的发迹之地,学生时代的大岛渚与同窗们在此开马克思主义读书会、饮酒、辩论、谈笑,并拿着手摇摄影机开始拍摄学生电影......

而今日朝阳洒在覆雪的西部讲堂屋瓦上洁白夺目而绚烂,我想,这幅珍贵的雪景正好最适合向心地永远洁白善良、却用一生拍摄那些炫目灿烂的作品憾动人心、用一生的镜头传达反抗与温柔的校友、大岛渚导演致敬吧。


上一篇:
下一篇: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澳门正规的电子游戏|商家商品促销|智慧生活综合信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信通宝app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摩天城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