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生活客 >艺钵承传(三)‧周国强为儿健康弃油画‧送吉祥进修圆心愿 >

艺钵承传(三)‧周国强为儿健康弃油画‧送吉祥进修圆心愿
2020-08-01

艺钵承传(三)‧周国强为儿健康弃油画‧送吉祥进修圆心愿说到遗传,艺术家第二代周吉祥,俨然注定是要拿画笔的,因为他有一个顽强自学的画家父亲周国强,一个对绘画孜孜不倦的画家模範。虽然背负着画家儿子的心理压力,又要继承父亲的广告事业,骨子里也一样流着浓烈艺术细胞的他,在帮父亲打理广告社的一年后,突然辞职不干,说要画画去了。“儿子很像我,可能因为跟我一样地自负,造成他也走了和我一样的路,呵。”周国强的画就和他的个性一样开朗明亮,总有掩不住的无限活力,看他总是笑笑的,平易近人,悠然自若。能成为今天的水彩及油画家,你一定想不到,周国强贯彻的却是自学之路,这一条路也让他走得比别人辛苦。他从小爱画,但无奈贫困,想到台湾升学,却连一个月45令吉学费也无法负担,若要到本区域唯一的美专新加坡南洋艺术学院学画更不用想了。最后深造不成,在毫无选择之下,他只好在家自学。看着别人留洋回来,态度上的差异,让他既难受,更下定决心不想给别人看扁,他开始从中国水墨画着手,进而广泛涉及水彩和油画,博览群书,对中西画史及绘画的研究也颇具心得,并且还收藏与鑒定,成了全面性的画家。但是自学这两个字,却是他心底忘不了的终身遗憾,“我不想孩子和我一样辛苦,为了弥补这个缺憾,知道吉祥也喜欢画画,就送他进美专接受正统教育。”接着周国强直率地表示,“这也算是完成我的心愿吧,呵。”不想孩子走回旧路周国强对孩子们採取开放自由的态度,他知道搞艺术很穷,更知道爱画画的心情,也深知走这条路,只要肯吃苦,一定会成功的。当年在家自学,他面对了吃饭的问题,要用画来养活餬口,根本就不可能。为了存活,他就到广告公司上班,靠手绘的技艺找口饭吃,常常在三更半夜才创作。自创公司做喜欢的事不久,他创立了自家的广告公司,这样一来就可以自由掌控时间,出外写生,或与同道人交流,做自己爱做的事,一路走来,始终跟绘画没有断层。儿子会爱上画笔,更可能就在周国强结婚初期埋下了伏笔。当年周国强穷困潦倒,只能租间小房来办婚事,原本画水彩的他,觉得画家是终身理想,但是又发现大师都是画油画,于是他也开始画起油画来了。就在只几坪米的房间里作画,无奈油画颜料的化学气体影响健康,再加上新生儿初来甫到,为了妻儿,周国强毅然放弃了油画,收心改画水彩,一停就是十年。说时,他拍了一下儿子的背笑说,“就是为了这个儿子,如果当初我知道他也是爱画画的,我才不管他哩,尽情地画,让他吸取更多的艺术养分,哈哈。”当年放弃油画的旧事虽历历在目,但是换来了一个画家儿子,周国强说起往事,已尽是满足。油画不画了,就专心在水彩发展,当年也让他画出了一片天空。八十年代初,周国强还受邀与吉隆坡画友共同创组“马来西亚水彩画家协会”,成了吉打州的代表。水彩创作开始受到重视,日后,他画起水彩也悠游自在起来。从武打动作增加绘画细胞周吉祥的绘画细胞,先从黄玉郎等人的漫画所影响,他尤其爱揣摩那些武打动作,常常跟着画,得到鼓励之后,就觉得很开心,为了得到更多称讚,他就更努力的描绘。接着,周国强发现到孩子当中,吉祥每次看到他作画,就会挨着他,看他勾勒上色,一直到画完为止。于是,就开始教他构图,留白上色,在这样的薰陶之下,艺术无穷的魅力不住地吸引了吉祥。虽然知道这条路很辛苦,周国强却一点都不担心,儿子问,他就教。“爱好是属于个人的,他有兴趣,我一定不会反对。我都可以养活一家人了,他一定也可以,若从艺术学院毕业,都养不活自己,饿死也是应该的!”周国强斩钉截铁地说。显然画画是必须自负的,顽强的,更需要毅力,穷根本不是一个问题。吉祥毕业后就到吉隆坡艺术学院选读商业设计,希望继承父亲的事业。进校之后,他以为可以不用像父亲在家自学那幺辛苦了,但是万万想不到,已有名气的父亲反而给他带来了压力。原来院长是父亲的好友,在他上学之后,还特别介绍他,让他顶着画家儿子的美名,倍感压力。日后,他开始慢慢摸索,下定决心希望冲出自己的一片天。就在最后一年选系的关键时刻,他还是不能割捨心底最爱的纯美术,最后放弃了商业设计,转念纯美术。吉祥说,“我根本没想那幺多,只是单纯地喜欢画画,我相信只要坚持努力,肯吃苦,肯付出,就一定会成功。”广告工作沉闷请辞去画画毕业之后,周吉祥做了父亲广告社的员工,但是设计的一板一眼,开始让他觉得坐立难安,一年之后,他决定向父亲请辞,说要画画去了。已退休十余年的周国强说,“当时他向我辞职,我也没办法啊,最重要是他的兴趣。”虽然没有人接手他经营了30年的广告公司,很捨不得,也挣扎了一段时间。“是老天爷叫我退休了,才放手将公司关了,一清闲下来,却有意想不到的结果,我反而可以全职画画,更能发挥。”这样的转折,虽然给周国强带来了冲击,也让他进入了绘画的最巅峰时期,生活过得更写意自在。看着儿子与自己的坚持一样,突然,他心有所思地笑说,“那一股固执又自负的个性跟我很像,可能就是这样,所以他才会跟我走了一样的路。”眼前的这位父亲很伟大,对周吉祥来说亦师亦友,虽然拥有了各自的画室,吉祥也开了自己的教学课室。但只要累积了创作,吉祥就会摇个电话,让父亲来帮他评鉴,给给意见。跟别人不同的是,父子俩的关係由绘画搭起了一条牢固的桥,一起并肩向前,一起面对,一起经营。就在1999年,他与父亲周国强受邀举办了父子联展,为Penang Mental Health Association筹募活动基金。至此,吉祥成了父亲的最佳拍挡,也是最好的艺术管理人。父子的分岔路周吉祥的路专绘老店铺向父亲辞职之后,吉祥开了画室教画,藉此以画养画,力求在理想和现实之中达到平冲。可以把兴趣化为事业,两者兼行,吉祥深知这是其他行业少有的乐趣,让他乐不思蜀。在艺术的这条路上,也有幸遇到一位贵人,看到他喜欢画建筑街景,就建议他为一些传统老店画画,绘下时光的记忆,且也深受欢迎。接着,许多传统行业经营者找上了门,希望他为老店留下美丽的创作,老店屋也成了他着名的创作题材之一。他开办过4次个人画展,分别1993年槟城,1996、2001和2005年皆在吉隆坡多间着名画廊举行。在20年的美术生涯参加超过100项国内外联展。他也受委托为吉打苏丹绘画几幅在吉打Anak Bukit皇宫的作品,并获得苏丹的接见。2000年,他被中国国家人事部推选为2000年“新世纪优秀人才”。2001年也获选为吉打州十大杰出华裔青年入围奖,诚为艺术之光。周国强重执油画刀孩子长大了,家里也有条件之后,周国强开始想起了好几十年,埋藏在心里深处的油画。看到角落一幅没动过笔的小画布,这幺多年没画了,功力犹存吗?他决定把命运放在这块小画布上。再拿起了生鏽的油画刀,洗了一洗。“幸运之神很眷顾我,看到我能画回以前的水平非常兴奋,信心就来了。”接下来就不断画油画,还举办了个人油画展。更值得骄傲的是,从事了绘画五十余年的周国强,在今年受邀参加为配合北京奥运,由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北京市政府和中国美术家协会共同主办的《第三届北京双年展》,并且入选成为了大马唯一的代表。这项展览是官方承认的唯一画展,也是中国美术界规模最大和规格最高的国际美术交流平台,让他有点受宠若惊,也深感荣幸。主题定为“色彩与奥林匹克”双年展,将作为北京奥运会人文奥运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隆重在北京举行,拟邀请七十多个国家约800件作品参展。就在7月6日,周国强受邀前往北京,参与这项盛事。周国强(Choh Kok Kheong)创作题材:花卉、静物、街景、建筑物和风景。1943年出生于马来西亚,师从香港名家李鸿飞从中国水墨画着手,进而广泛涉及西洋水彩画和油画,博览群书,对中西画史及绘画的研究颇具心得,主要以油画及水彩画为主,对艺术探讨的同时,对收藏与鑒定亦颇具心得,是位较为全面性的画家。80年代初受邀与吉隆坡画友共同创组“马来西亚水彩画家协会”,其绘画生涯凡五十余载。作品在大马、中国、美国、英国、澳洲等地区及国家展出,获奖多数,其中包括:1982年由国家艺术馆主办的马来西亚全国水彩画的公开赛大奖;1990年中国全国美术大奖赛“天涯杯”荣誉奖颁与奖状;1994年中国全国美术大奖赛“金鹅奖”荣誉金奖颁与奖状;2000年被中国“新世纪和平友谊繁荣进步系列活动组织委员会”评为《新世纪优秀人才》。他是吉北艺术协会创会人之一。马来西亚水彩画家协会创会人之一。北马水彩画会创会人兼会长。新加坡水彩画会、槟城水彩画会会员。吉打州画家协会会员兼评审委员之一。周吉祥(Choh Kiat Siong)创作题材:名胜建筑街景、静物花卉和鹅群家畜动物。生于吉打,祖籍广东中山,目前是吉打米都画院的美术导师。1990年毕业于吉隆坡美术学院,考获特优纯美术系文凭。1994年于广州,1995年于北京被中国文化艺术总公司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以大马嘉宾身份受邀出席两届中国艺术博览会。1990年—《南洋商报》主办的“第三届全国新人奖”的佳作奖。1990年—中国“天涯杯”国际大奖赛的第三奖。1993年—槟州艺术馆画廊“当代青年创作奖”的安慰奖。1994年—中国“金鹅奖”国际公开大赛的“荣誉金奖”。出版过3本水彩画集,二十多幅作品被出版商印成贺年卡。/副刊‧报导:许柳青‧2008.09.17


上一篇:
下一篇: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澳门正规的电子游戏|商家商品促销|智慧生活综合信息|网站地图 鹿鼎luding注册登录 新宝gg创造奇迹平台总代理